傲慢與偏見(下)

在《傲慢與偏見》中,伊麗莎白無視男尊女卑的社會現象,將自己放在與男性同等的地位上,不卑躬屈膝,展現出女性獨立和充滿主見的一面。早期伊麗莎白一直對達西存有偏見,斷然拒絕達西的告白,更因為姊姊吉安(Jane Bennet)與彬格萊(Charles Bingley)的婚事被他破壞,以及他對自己家人的侮辱而怒罵達西:「你十足狂妄自大、自私自利、看不起別人,讓我認識到,哪怕天下男人都死光了,我也不願意嫁給你。」

伊麗莎白除了把自己和男性放在同等地位外,她亦擺脫了女性的刻板印象,擁有獨立的思想和主見。在當時的英國社會,女性都會學習琴棋書畫等技藝取悅男性,成為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,社會都以這些技藝的精通程度作為衡量女性好壞的標準。在她首次與嘉芙蓮·德·包爾夫人(Lady Catherine de Bourgh)見面時,曾提到她和四個姊妹都不精通琴棋書畫:

嘉芙蓮夫人問:「你會彈琴嗎?班納特小姐。」伊麗莎白回答:「一點點,而且非常差勁。」嘉芙蓮夫人問:「你會繪畫嗎?」伊麗莎白回答:「不,一點也不會。」

這使嘉芙蓮夫人十分驚訝,認為這是奴隸似的教育,不能把伊麗莎白教育成大家閨秀。除此之外,當時女性都被要求要優雅得體,展示女性的魅力和風采。伊麗莎白卻為了探望病重的姊姊吉英,不惜徒步前去尼日斐花園,全然不顧維持自己的女性形象,把自己弄得滿身泥濘,狼狽不堪,更被卡羅琳·彬格萊(Caroline Bingley)在背後嘲笑。伊麗莎白無視社會對女性既定的刻板印象,勇於追求自我,培養自己獨特的個性,正是女性主義的表現。